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图片
图片
 
 
广告位
盼望看到弟兄姊妹对信息的回应,如果本站信息对您有帮助,希望您介绍给更多弟兄姊妹!

 

图片
自定内容
图片
自定内容
文章正文
基督教对过去历史的省察
环球真道    2012-03-14 22:07:06    文字:【】【】【

      有一个犹太女人接受了耶稣,当她和亲戚去分享自己信仰的时候,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我们犹太人不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因为基督徒恨恶我们”。今天如果你在大街上去跟一个犹太人传福音,他会冷若冰霜地告诉你:“你们所传的基督教残害我们这个民族已经2000年了,难道你还嫌不够吗?”你会做何感想呢?一位在以色列留学,名叫Ferdie的菲律宾牧师在耶路撒冷住了多年以后,感慨万千地说:“在普通犹太民众的心中,教皇、希特勒和葛培里没什么分别”。2004年1月8日的《参考消息》上刊登了新华社驻耶路撒冷特约记者刘芳芳撰写的一篇文章《在耶路撒冷过犹太新年》,文章是这样开始的:2004年元旦已经过去了。但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中是没有元旦这个节日的。犹太人几乎从来不过西方的节日。即使居住在美国的犹太人,愚人节、万圣节、圣诞节、感恩节等也大都与他们无关。犹太人有自己的新年。今年是犹太历5764年,这一年的新年庆祝活动实际上是从9月26日开始,至10月18日结束,包括三个重要的节日:新年、赎罪日和住棚节……

外邦基督徒迅速脱离犹太人的根

      保罗在罗马书中颇有眼光地劝戒外邦的信徒“不可向旧枝子夸口…你不可自高,反要惧怕”(11:18,20)。但不幸的是,主耶稣复活升天不到一百年以后,教会就一步步走上了残酷迫害犹太人的歧途。连世人都知道基督徒和犹太人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学校的世界历史课本和关于犹太人的教科书当中,无一例外地记载了基督教疯狂迫害犹太民族的罪恶历史。两千年来基督教对犹太民族造成的巨大创伤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他们所经历的深重苦难是我们用语言难以表述的。今天犹太人中少数相信耶稣的弟兄姐妹宁愿把自己称为弥赛亚犹太人,也不愿背上基督徒这个带给他们极大伤痛的名字。如果你了解了以下罗列的这些简单事实,就不会奇怪犹太人为什么在欧洲基督教社会里生活了将近两千年,却连基督教的节日都不愿意沾边。
      主后70年,犹太人反抗罗马暴政的第一次大起义失败,耶路撒冷以及城中的圣殿都被罗马军兵摧毁,撒都该派和爱色尼派犹太人从此销声匿迹。奋锐党犹太人也随着第二次大起义(主后132-135年)的失败而退出历史舞台。因此当时专心于信仰的犹太人基本上只剩下两大派:法利赛人和拿撒勒党人(即信仰耶稣的犹太人)。法利赛人在此期间对犹太人的信仰进行了整顿,拉比犹太教诞生,会堂和教会也从此加快了决裂的步伐。教会诞生的初期,原本是以色列的内部事务,是犹太社会中的一部分,犹太信徒照样星期六去会堂守安息日,同时也逐渐开始在星期日聚会纪念主的复活(徒20:7;林前16:2)。随着教会当中外邦信徒数目的快速增加,基督教在主复活一百多年以后,就脱离了信仰的犹太本源,走上了外邦化的道路。教会声称自己是“新以色列”,取代了原来的以色列,并强夺了神赐给以色列的各样产业,归到自己账下。使徒时代结束以后,新兴起来的教会之父基本上都是外邦信徒。由于深受希腊文化的影响,对圣经缺乏希伯来人的见解,他们中大多数人反犹思想十分强烈。这些教会之父的教导和著作当中,充斥了攻击犹太人的激烈言论和煽动情绪。以下仅列举一些教会之父的言论,从中我们能对教会反犹思想的形成和发展略见一斑。

外邦主教形成反犹太势力

      依纳爵(约主后35-107或117)是2世纪初安提阿教会的主教,传说他是彼得或保罗的门生。他在书中写道,凡是与犹太人一起过逾越节,或接受这个犹太节日的象征物的人,就是在杀害主耶稣和众使徒上有份。 基督教讲道查斯丁(主后100-165)被后世教会称为护教士。他强调基督教的新约应取代犹太教的旧约,声称神与犹太人所立的约已不再有效,在神的救赎计划当中,外邦人已经取代了犹太人。
      德尔图良(主后160-220)是2世纪最重要的基督教作家之一。他的著作对教会基本教义的形成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三位一体”的术语就是他首先开始使用的。他在《反对犹太人》一书中,将耶稣的死归咎于整个犹太民族。
      亚历山大的克雷芒(主后150-215)认为旧约不能引导人归向道成肉身的耶稣,神引导外邦人归向基督的主要途径是希腊哲学。
      奥利金(主后185-253)在《反对塞尔瑟》一书中写道:“他们(犹太人)遭受这些灾祸,就因为他们是邪恶的民族。尽管他们也犯下许多别的罪行,但干犯我们的耶稣而带来如此严厉的惩罚,他们以前还没有经历过”。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了,犹太人遭遇的苦难和他们弃绝耶稣有着直接的关联。
      优西比乌(主后263-339)记述了教会前三个世纪的历史。他教导说,旧约当中的应许和祝福是加给基督徒的,而咒诅则是加给犹太人的。他宣扬教会才是“真以色列”,在神的诸约上都已经取代了原来的以色列。
      约翰-克里索斯托(主后344-407)是安提阿教会的主教,是当时最了不起的布道家,有“金口”之誉。他在八篇系列讲道当中,对犹太人进行了猛烈的攻击。他说,犹太人决不会得到赦免,上帝从来都恨恶犹太人。他教导信徒,恨恶犹太人是“基督徒的本分”。金口约翰说,犹太人是杀害耶稣的凶手,是拜魔鬼的。 
      他布道的时候宣称:“妓院都比会堂强……会堂是恶棍的巢穴……是搞偶像崇拜的魔鬼殿堂……是杀害基督的凶手聚集的场所……还不如酗酒店铺……是贼窝;是臭名远扬的房屋,罪恶的居所,魔鬼的避难所,是永刑的深渊……你如果要问我,我恨会堂……也正因为如此,我恨犹太人。”(参见纽约自由出版社1981年版《基督教反犹主义根源》
      他说:“我知道,你们许多人尊敬犹太人,认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值得敬佩,所以我才迫不及待地要根除、粉碎这种害人的看法……会堂不仅是妓院和剧场,还是劫匪的巢穴,野兽的窝点……上帝弃绝的民族,还能有什么救恩的盼望为他们存留呢?上帝弃绝的地方,只能变成魔鬼的居所……犹太人活着就是为了肚腹,他们张大嘴巴,贪恋这个世界的事。他们骄奢淫逸、贪得无厌,简直和猪与山羊没什么两样。他们只知道一件事:填满自己的肚腹、喝得烂醉如泥”(参见华盛顿美国天主教大学出版社1979年《教会之父:圣约翰?克里索斯托》)。
      哲罗姆(主后345-420)是位伟大的圣经学者。他翻译的拉丁文圣经成为教会的法定本圣经。哲罗姆声称,犹太人不具备明白圣经的资质,应该受到严厉的逼迫,直到承认“真信心”为止。 
      奥古斯丁(主后354-430)是经典名著《忏悔录》的作者。他在另一本名著《上帝之城》中写道,犹太人是该死的,但预定他们在地上流散是来见证他们受到的惩罚,并且见证教会胜过了会堂。犹太人受的羞辱越大,就越说明教会得胜的越多。基督徒统治着犹太人,他们要永远可怜吧吧地做基督徒的奴隶,蒙受永远的羞耻和侮辱,这就是教会得胜的明证。
      从哲罗姆和奥古斯丁的时代开始,各个教会之父纷纷把不结果的无花果树的功课(太21:18-22)应用在犹太人的身上。耶稣说:“从今以后,你永不结果子”(19节)。因此教会认为犹太人是神永远咒诅的民族,圣经上原先属于以色列的祝福,现在全都加给了教会;而所有的咒诅则全部留给了犹太人。

二三世纪对犹太人逼迫加大
      二三世纪绝大多数基督教作品都进一步揭示了同一个主题:对犹太人和犹太教的普遍嘲讽和蔑视。数百年来,对犹太人的恶语诽谤决不仅限于上面提到的人物和言论。在这些基督教精英人物的反犹思想推波助澜之下,口称是基督徒的人无休止地延续并扩大着仇恨和羞耻的罪行。流散到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两千年来经历了人类历史上令人惊诧的空前大劫难,欧洲基督教世界对犹太人的仇恨和苦害尤其让人惊心动魄,悲剧连年不止、愈演愈烈。犹太人的耳朵越来越难以领悟到福音两个字的本意。难怪在犹太人的内心深处“福音”变成了“罪恶书卷”。
      主后313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颁布谕旨,承认基督教的合法地位,宣布帝国境内有信仰基督教的自由。325年,又召开约300名基督教主教出席的尼西亚公会议,制定了强制性的统一信条(后经修订为《尼西亚信经》)。与此同时,对犹太人却发布许多苛刻禁令:不准改变信仰,不准阻止别人信奉基督教,不准与异教徒通婚,不准新建会堂和修复旧会堂,不准从事医务工作,未经批准不许当兵,参与诉讼不能作为有效的证人,更有甚者,不准犹太人进入耶路撒冷,也不准犹太人与非犹太人同住。这种种禁规都被欧洲各国传承并进一步扩展。犹太人被当成是健康人身上的一个肿瘤,在未根除它以前,必须先防止其扩散。因此各国大都把流散到本国的犹太人分往法定地区单独隔离居住,形成单独的犹太人社区,历史上称它为“隔都”。凡在罗马和罗马教皇统治的国家内,对犹太人都得限制其居住范围,强令他们永远佩带犹太人标志,严禁他们与天主教徒往来(天主教当时是基督教的唯一形式,马丁路德的改教运动之后,才有了今天的基督教新教)。

      在欧洲基督教的教义当中,所有的犹太人都是谋害耶稣的凶手,罪不可赦,因而成了教会统治下基督徒心目中的魔鬼,非赶走不可。613年,散居在西班牙的犹太人处境最坏,教会领袖极其仇视犹太人,敦促在西班牙严格履行所有反犹太人的条款。国王遂下令强迫国内全部犹太人改信基督教,接受洗礼。犹太人在无法承受的高压之下,被迫表面上承认自己是基督徒,而内心仍然持守犹太教信仰。世人称他们为“新基督徒”,而当地人却把他们称为“猪仔”,表明西班牙人对改宗者的歧视。这种强迫犹太人改信基督教的事情,在法国等欧洲其他国家也时有发生。从11世纪起,西欧各国对犹太人的宗教迫害就更为严重,尤其是表现在十字军东征上。

基督教十字军东征给犹太人带来的伤害
      1096年,教会发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教皇乌尔班二世号召基督的军兵将圣地从穆斯林手中解放出来。然而,一路上十字军却“在十字架的旗帜下,奉基督的名”对犹太人烧杀抢掠,摧毁了无数的犹太社区和居住区。他们在沿途突然发现没有必要再去圣地耶路撒冷杀死上帝的敌人,因为可恨的异教徒犹太人就在身边,向他们开战同样可以救赎自己的灵魂,而且他们还有丰厚的财产。“杀死一个犹太人,以拯救你的灵魂!”成为许多十字军成员的口号。于是,成群结队的基督教狂热分子便纷纷将矛头对准在欧洲各地的犹太人,强迫他们改信基督教,一旦遭到拒绝便施之武力。殴打、屠杀、驱逐、洗劫财物,在欧洲许多地方发生了这样的暴行。在不少地方发生了犹太人遭到基督教徒集体屠杀的事件,连受过洗礼的犹太人也不放过。有不少犹太人采取自杀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尊严。1099年,十字军攻陷耶路撒冷,进行野蛮洗劫,不分男女老幼,是人就杀。7月15日傍晚,在圣墓前集会,十字军高唱着“基督,我们尊崇你”将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全部赶进会堂,活活烧死,总计这次遇害者不下两三万人。 
      十字军的浪潮过去以后,欧洲各国的犹太人仍然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不少国家颁布了专门针对犹太人的法令,如限制他们的自由,要求他们缴纳额外的税赋,规定他们不得从事某些职业,禁止他们成为国家官员,禁止他们占有土地等。基督教会还常常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来指控他们,说他们用基督徒的血来做逾越节的无酵饼,说他们传染麻风病、黑死病、鼠疫等可怕的瘟疫等等,真可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们往往以此为借口,焚毁犹太人的居住区,屠杀犹太人。没收他们的全部财产。犹太人遭到的集体驱逐多达34次!
      1478和1536年,西班牙和葡萄牙两国相继设立基督教异端裁判所,对改信基督教的犹太人的叛教行为(比如偷偷庆祝逾越节等活动)进行审判,从而掀起了迫害犹太人的恶浪。在将近三个半世纪内,这两个国家有40万犹太人遭到异端裁判所的审讯,其中3万人被活活烧死在火刑柱上。在刑场上犹太人在熊熊的烈火中嚎啕,基督教徒则围观唾骂。这一切,也都是“奉基督的名”进行的。

神学家也参与到加害犹太人的行例

      多马阿奎那是基督教历史上一位著名神学家,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他的巨著《神学大全》充斥着对犹太民族的污蔑、毁谤和仇恨,成为整个基督教异端裁判所的理论基础。他也因此被称为“异端裁判所神学家”。
      马丁-路德果断地与天主教决裂,开创了宗教改革运动。信心与行为、圣经与传统的关系以及信徒的祭司身份等重要的问题得到“拨乱反正”,这也是这位伟大的德国改教家影响深远的原因所在。职业生涯的初期,路德表达了一个愿望,要将基督教的福音传给犹太人。1523年,他发行了题为《耶稣生来就是个犹太人》的福音单张,肯定了耶稣的祖先是犹太人。路德指出,早期向犹太人布道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犹太人邪恶或顽梗,而是因为教皇、祭司和学者的生活“罪恶而无耻”。
      路德一开始的态度是友善的,本意是好的,但由于他的神学体系当中在犹太人问题上存在一系列根深蒂固的谬误(参见马丁-路得〈罗马书注释〉),以至于后来成为历史上最为恶毒攻击犹太人的基督教神学家。当他看到犹太人对基督教的信息没有回应的时候,就转而向他们采取了敌视的态度。他发表了一系列恶意昭彰的小册子,包括臭名卓著的《犹太人和他们的谎言》(1543)。在这些充满苦毒和谩骂的文章中,他把犹太人称为“毒液”、“盗贼”、“令人作呕的害虫”。他倡议焚毁犹太人的学校和会堂,把犹太人转移到“隔都”里面,没收犹太人的“亵渎”书籍,鼓励没收犹太人的财产,用作宣扬基督教的经费。他说,应当惩罚犹太人,让他们去做苦力,还呼吁把犹太人永远驱逐出德国。路德最后一次谈到犹太人的时候说:“我们错就错在没把他们彻底铲除”。四百多年以后,这些反犹教义深受纳粹的欢迎,《犹太人和他们的谎言》一书在希特勒上台以后得以大量再版发行,纳粹骇人听闻地完成了路德未尽的心愿。庆幸的是,最近几年,在犹太人和路德宗领袖的共同努力下,两种信仰之间的关系才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美国的路德教会九十年代初期终于同意发表声明,放弃路得的教导,并且就过去的反犹思想向犹太人道歉。

大屠杀给犹太人遭成的伤害
      二十世纪的纳粹大屠杀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纳粹宣扬说,人类要想得以“洁净”,就必须除掉犹太人。对犹太人“问题”的“最后解决”就是灭绝营、毒气室和焚尸炉。从1933年希特勒上台,到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大约600万犹太人惨遭杀害,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儿童就多达100万,仅仅遇害的犹太孩童就相当于南京大屠杀的三至四倍。据一些纳粹大屠杀幸存下来的犹太老人回忆,希特勒的士兵一边用刺刀活活捅死手无寸铁的犹太人,一边高唱颂扬基督的赞歌。面对犹太人的惨剧,身为欧洲各国国教的基督教会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制止或抗议大屠杀的发生。只有少数基督徒冒着生命危险,勇敢地救助走投无路的犹太人。绝大多数基督徒则无动于衷,相当多的基督徒甚至参与或协助纳粹分子疯狂搜捕山穷水尽的犹太人。这一惨痛的历史悲剧,不能不说是世界各地基督徒的奇耻大辱。
      纳粹大屠杀并不是在真空状态下发生的,而是将近两千年来教会内部以及周围反犹主义长期积累和扩散的必然结果。今天,反犹主义仍然俯拾皆是,法国和俄国犹太人受到的压制最为严重。世界各地玷污或炸毁犹太人会堂、亵渎犹太人墓碑的事件仍然时有发生,欧洲和美国的媒体则动辄丑化犹太人的形象,公共墙壁上涂写恶毒的反犹文字和图画已是司空见惯。各式各样的“温柔反犹主义”充斥着社会、教育和经济领域,世人向犹太人表明的不是冷漠就是歧视。

吸取历史教训,学习基督的温柔;
      十字架上的光芒,温柔又慈祥,带着主爱的力量,向着我照亮。不幸的是,教会在它的发展史上,书写下的却不是“心里柔和谦卑”的耶稣形象,而是将十字架变成刀剑,充满了仇恨和血腥味。当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他丝毫没有怨恨杀害他的罗马兵丁和嘲讽他的犹太领袖,而是甘心情愿地去成就天父的旨意。“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彼前2:23)。“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7-8)。保罗的一生也从未心怀仇恨,去对待逼迫他的同胞。他说:“我在基督里说真话,并不谎言,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1-3)。保罗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行的。其他的使徒也都是如此。我们理当效法主耶稣和众使徒的榜样,像明光照耀,无论做什么事,都持守荣神益人的准则。让我们祈求上帝赦免教会历史上对犹太人所犯的种种罪恶,以爱心去建造神的家。主耶稣复活以后不到100年,教会就走上了迫害犹太人的道路。如今,纳粹大屠杀结束不到100年,就有人因为犹太人不接受耶稣而对他们横加指责。这是不可取的。我们应当以史为鉴,以爱心去感化他们受伤的心灵,而不是站在审判官的位子定他们的罪。让我们齐心努力,在这样一个弯曲悖逆的黑暗时代,竭力追求真道,做爱的使者,用主耶稣的爱彼此切实相爱,将生命的道,神的爱向世人表明出来。只有这样,那些受到巨大伤害的灵魂才能得到安慰,要知道只有神的爱才能改变人心,而不是刀剑、苦毒和仇恨。愿主的荣美在我们的身上彰显出来,也让我们同心祈求他的国早日降临!

      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做他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启示录21:3-4)

浏览 (403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牧者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脚注信息

环球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