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给人贴标签的人

时间:2020-07-02 分类:真道辨析

      神的话是永衡不变的真理,超越任何时代,超越所有国界和文化。教会的根基是建立在耶稣基督的磐石上和神的话语上。正因为如此缘故,才有历世历代神学家,和教会中爱慕神话语的人来研究圣经,寻求真理,改变生命,带来亮光。可同样一本圣经,同样出自圣灵所感动出来的真理,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人研读过程中,却出现了不同的理解,产生不同的教义,有着不同的真理亮光。

      这也难怪,纵然神是无限的,但人却是有限的,神是永不改变的,人是容易改变的,神是属灵的,人或多或少有肉体成分,圣经的真理是一致的,不改变的,但人理解却是有限的。人里面有多少属灵成分,就会有多少接近真理的理解。因为人不完全,人被圣灵掌管的程度不一样,也就很难得到像圣灵感动作者那样与真理完完全全相合的程度。这也就是为什么基督教用的是同一本圣经,却出现上千个派别的原因了。神的本意是让我们完全理解圣经的真理,与他合一,与当时圣灵感动的作者合一,才能忠实理解传递原来的意思,只是人的有限,或还未得到属灵的程度而影响了对神真理的透彻理解。

      如果人能理解到自己的有限,对真理的把握还未曾得到完全与神合一的状态,那么人就虚心许多,也就不再把自己一点点的看见,亮光、得着,当作真理全部了。也就不会轻易对他人的批评、论断、定罪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理解的只是真理中的冰山一角,只有耶稣是真理的全部,只有圣灵能将所有的真理启示的毫无差错。就今天所有的教义,信条都不能得到毫无差错的程度,难道不是吗?谁又敢站出来说,他就是真理发明者?那个教会敢说他掌握了真的全部,毫无差错呢?

一;没有任何一个教义与圣经相同权威

      圣经六十六卷都是神启示出来的,把他列入正典也是经历很严格的程序的。没有任何一个解经书,信条,教义与圣经等同。任何一个信条、教义都是人归纳出来的,而只有圣经是神启示出来的。他确实无误,不管经历多少年代,永不过时,永不改变,因为他是神自己启示出来的话语。我们尊重历史上的信条,但更尊重圣经,如果信条和教义是一条小江小河的话,那么圣经却是浩瀚的大海。所有的教义都是从圣经源泉中出来,流出一道小河,怎敢说它是大海呢?人被圣灵感动所写出来的教义,怎能和启示真理的神,所启示出来的圣经相比呢?

      有太多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把圣经归纳出来的信条、教义当成绝对的真理,甚至到一个地步——等同圣经的地步,只要有人质疑,就会看成是对圣经的质疑,对神的质疑。从历史上看,天主教有错误,基督教也有,有名的神学家犯这种错误,普通的传道人也凡这种错误。加尔文不是把反对他教义的人,打成异端并且用火烧死吗?虽然他为神家作出过一些贡献,但也有他的局限性,因为他是个有限的人。既不要把他的曾经的失败看成是魔鬼般的败坏,也不要把他成就看成如同圣经一样的完备无缺。不,绝对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著作、教派所持有的观点不能等同于圣经的绝对真理。

      人常常打着维护真理的口号,站在自己认为正确教义的立场,去攻击批评别人,如何任何人或教派对与自己所主张的教义不同,就会大打出手,恶语攻击,挂上异端的标签。这已经是基督教几百年来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毫无疑问,这样作的初衷是爱真理的心,爱神的心。愿意让真理得到传播,教会得到复兴。但前提是,我们必须是真正的站在主耶稣一边,与他完完全全合一,与圣经的真理完全合一。如果我们得不到这点,而是只掌握了圣经的一点点真理,就去攻击拥有另一点真理的人或教会,就会以我们的观点而代替圣经,以肉体的冲动代替为神发热心。

      到今天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教会拥有全部最纯正,最完备的真理。虽然有些教会确实在无论在真理,还是在生命上,走在众教会的前头,但也不能,也不敢说他们就是在地上真理的拥有者,捍卫者,唯一正确者。如果有人说这样的话,要不是他神经有问题,要不是无非他还不认识自己。所以一切都应当回归到圣经里,圣经永不会错。一切以圣经为标准永不会走样。

      一个母版,产生了出许多复制品,如果第一个从母版中得到复制品,然后把复制品成了母版,而不断的换新母版,没有多长时间,复制品与原来最初的母版相差甚远。圣经永远是我们真理的母版,是活水的源泉,是不变的准则。你的教义永远是复制品,再像也只是非常接近,但永远不会完完全全,一点不错的反映原品。不是神不让人完全理解圣经,是人因自我,自义的缘故的限制,没有办法完全理解。

二;发自肉体中的爱神,可能会成为逼迫教会的人

      保罗悔改前的经历值得我们深思,他在大马士革路上被光照前,是逼迫信徒的,从祭司长那里得到权柄,把许多圣徒囚在监里。他是为谁发火热?不是为他的家庭,不是为了他自己的名利、地位,乃是为上帝大发热心。保罗以自己受到的教导为标准,说跟随耶稣的一帮人为异端邪教,他以为把他们铲除,就是在服事上帝,定他们的罪,就是为上帝发热心。保罗以为他是在为上帝主持公义,这正是保罗当时的想法。然而事实却相反,他越用自己肉体的方法去事奉神,就越是逼迫教会的人。所以当保罗年老的时候说到:“我从前是亵渎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和的。”(提前3:12-13)请问;保罗逼迫基督徒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是不信神的吗?他会以为自己是不明白吗?他肉体中的火热当时以为是在亵渎神吗?是在逼迫人吗?当然不会。这是后来悔改时才知道的。可见一个在肉体火热以为是事奉神的人,是多么的危险啊!给自己给教会造多大损失啊!可惜的是这种事情还继续在今天的基督教里重演。

      同样,当我们在肉体中活着的时候,当我们生命中在某个阶段,某种事情被肉体支配的时候,会逼迫人,会用肉体的火热代替属灵的火热。作了让神忧伤的事,却还不晓得,这是多么可怜啊!这事会发生在初信者的身上,同样也会发生在传道人,神学家,教会有名望的人身上。在对着全世界信徒的讲台上,电视布道会上,也会说出定罪他人,评断其他教会的事来。只是神丰盛的怜悯没有立刻击打我们,给我们悔改的机会。我们给他人的定罪,我们的判断,都完全超过神量给我们的界限了,可我们却不知道,定这个异端,定那个极端,焉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真理的勇士,带着自己智慧配的大刀,随处砍杀,口里喊着:“哈里路亚,哈里路亚”。当时的希特勒不就是打着为基督报仇的口号,杀死了几百万犹太人吗?

      你是在灵里的事奉,还是在肉体中的事奉?你是在基督里面,还是在宗教里面?你是在外面,还是在里面?你是以谦卑的心去爱慕真理,还是以真理自居去定罪他人?这都和这个人的属灵身量有关。当耶稣的门徒到处传扬基督时,也遭到犹太人的逼迫和定罪,“公会人听见门徒传讲耶稣就极其恼怒,想要杀他们,但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迦玛列,是众百姓所敬重的教法师,在公会中站起来,吩咐人把使徒暂且带到外面去,就对众人说;以色列人哪,论到这些人,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办理。……现在我劝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徒5:39)

      为什么迦玛列和众以色列的长老有不同的看见?为什么他没有跟着犹太人一起去逼迫门徒?是看见不同,对神的认识不同,是敬畏的程度不同。当你越来越认识神时,你就会因着敬畏神的缘故,不敢随意用肉体的方法去攻击他人或他的的教导。而且处在肉体火热以为向神大发热心的人,大都不知道他所作的是与神的心意相反。坚持认为自己观点最正确,最属真理的要小心。正如哥林多前书10:12:“所以,自以为站立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从上文中可以看到这段话是劝勉哥林多教会要小心犯罪和拜像,虽然都从红海经过,都在摩西的教导下,但最终还是有很少人得救进入迦南地。自以为比别人强的,自以为比别人更属灵,最容易跌倒。反而存恐惧战惊的心去每天过讨神所喜悦的生活,更能得到救恩。

三;谁会成为手拿标签的人

      谁会手拿着标签专门给别人身上贴呢?一个初信者刚来到教会,知道的甚少,他不会给别人贴标签。一个很谦卑的人,总愿意去学习别人身上的优点,不会给别人身上贴标签。一个常用神的眼光去看待人和事物的人,也不会给别人身上贴标签。一个非常注重口舍,因着敬畏神,不轻易批评定罪的人不会给别贴标签。到底那种人会给别人贴标签呢?

      当我上完神学,学习了很多基督教教义,懂得了一些有关圣经的知识,如何解经,如何预备讲章、如何辨别等知识后,我就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思维模式。凡与我不相同的,我或者是口上,或者是心里就给那个人或所在的教会贴上了标签。这也是我过去的真实的经历,常用我学习过的知识,和我领受的去衡量他人。如果与我的不一致,至少我会在头脑中给他贴上隐形标签。

      把我的教导背景,我最初的领受,当作给别人贴标签的依据,并且十足的相信我是正确的,我是维护真理的,我是为神发热心的,是为真道竭力争辩的……。这种情况在我服事中一直延续了很长时间。虽然有时不会明明说那个人或某个教会,但内心里却给他人贴上了标签。甚至在我的兜里装着许多标签,可以随时,随地贴。只要与我所领受的教义不同,我连去认真查考和祷告都不去,就已经开始给他贴上标签了。

      许多年前,我接触了韩国一个教会,我从网上一查,发表的文章都说是异端。于是从心就开始贴上异端的标签了。虽然还给那个教会的传道人接触,但心里还是有一种抵挡。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所作的一切,并没有圣灵引导我,神没有指示要我如此作。由于对这个教会的偏见(是受到网上的影响,自己并没有亲自深入的接触),一直用一种邪眼在看等他们。心里想,既然这么多人说他们是异端,我还需要研究什么?再说我兜里标签太多,再多贴一个有何妨?以至于我从没有听到神的声音就开始定罪他们。

      因为我没有经历他们灵界所经历的,对他们就有很多不能接纳。后来,随着我愿意在敬虔上多多操练,在语言上谨守,在内中谦卑,在属灵上开放。就开始慢慢了解我所贴标签的这个教会,一年,二年,整整五年的时间,我观察,我了解、我去听他们所讲的信息,我去认真深入观察他们传道人和信徒的生命,以及对他们主任牧师的全方位的了解。看到他们成千上万的信徒把自己一生奉献给主,传道人常常禁食祷告、有生命的榜样,有美好的见证,有撇下一切跟随主,有相当多的人一生不娶不嫁把自摆上,不爱世界,专爱神。他们的敬虔令我十分感动,这才看到我五年前贴的标签,是处于自己的肉体的意思。想到自己给人贴标签的举动,实在觉得很羞愧。

      有时我把自己的属灵看见,以及所带领的教会属灵上的长进,也会成为给别人贴标签的理由。自己所在教会同工队伍的合一,会给那些妒嫉分争的教会及带领者贴上标签。从心里质疑他们为什么如此不属灵呢?当然这些都是在心里进行的,没有别人知道,但上帝却晓得。

      如果把别人经历到的,而自己还没有经历到,就随意说他们是走偏了,异端等类定罪的话。如果把我们一点点得着和看见,以及我们领受的教义,当作唯一真理去评断他人,就会成为一个贴标签的人。这样作,神不喜悦,人也不得益处。

      无论是普通的传道人,还是世界性的有名的传道人,都存在着给别人贴标签的现象。这是一种不敬虔的举动,神许可以色列有十二个支派,各自攻打一个地方。神给每个教会的带领不同、看见不同。有的注重赞美、有的注重宣教、有的注重生命建造、各有所长。没有任何一个教会在各方面都非常出色,都有不足之处。你的属灵程度只在山的底部,就不能理解已经上到山的中部所看见的景象,在山的中部也不能看到站在山顶上的景象。我们没有看到,不等于别人没有看到,上帝在某些地方暂时还没开我们的灵眼,就不要论断已经被开启的人或教会,被开启的,也不要论断没开启的。

      今天教会中,你攻击我,我批评你,我有这个教义,他有那个信条。时不时就给某个教会定异端。这并不是主的心意,人的标签也未必是经主允许的。“你这论断人的,无论你是谁也不无可推诿。你在什么事上论断,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罗2:1)轻易给别人或别的教会贴标签的人,很容易就定了自己的罪。要么你根本不惧怕上帝,要么你因敬畏神,不随意给人贴标签。当然,我不是说东方闪电不是异端,我也没有说魔门教不是异端。不是和浠泥真假不分,我是说当我们用自己的条条框框去丈量别人或别的教会时,就会自己所理解的标准给别人贴的标签。

      教会的历史就是一个灵与肉体抗争历史,凡属人的,属肉体的火热,最终主的道必会把他显露出来。而且在肉体所作的一切,在自我,自义所作的没有什么价值。一个教义说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另一个说,不,一次得救不是最终得救,因为神不会因着人一次的决志而不在意他以后内心如何。如果他放纵自己肉体又不及时悔改,最终会灭亡。于是产生了两派就开始争论,互相攻击,几百年前是这样,现在仍然如此。当时认为最正确的教义,过了几个世纪随着人们对真理深入了解,原先的教义也有不完美之处,因为他不是圣经,不是绝对。

      你是一个圣经教师吗?你是一个传道人吗?你是一个教会领袖吗?那么,我们都需要存着谦卑的心态,存着敬畏神的心,纵然我们自己以为懂得了很多,经历了很多,你仍旧是有限的。在哥林多前书13:9节;保罗说,“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讲道的也有限。”大使徒保罗说他知道的有限,作先知讲道能表明的也有限,如果保罗还如此说,难道我们知道的是无限吗?是绝对正确,唯一真理吗?如果不是,那么你为什么轻易就给别人贴标签呢?在林前13:12节保罗再次说到;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见主面的时候)全知道了。

      谈到哥林多教会吃祭偶像之物时,保罗说;“我们晓得你们都有知识,但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林前8:1-2)正因为他们有了一些知识,才给他人贴标签。知识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请问;那些论断别人的哥林多人,他们不是以为自己拥有真知识吗?他们不是要拥有真理吗?但保罗说,自己以为知道的,其实他只是知道一点点,一点点,按照他应该知道更多,更深的知识,他还是个不知道的人。而不知道的,不全面的,有限的,又怎敢去给人贴标签呢?自高自大的就会给别人贴标签,而愿意造就别人的话,就会用从上帝而来的爱。你愿意选择作那种人呢?